關於部落格
  • 2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方印象 - 中國廣播民族樂團

 知道有這麼一場音樂會是挺幸運的,兩個禮拜前到竹東聽一場鮮為人知的音樂會,梁祝"琵琶"協奏曲(配西洋管樂團,稀奇吧),門口發傳單的氣質帥哥給我一張傳單,是華夏樂團與中國廣播民族樂團要來新竹的演出,我心想不會吧,才剛念念叨叨關迺忠的華夏民族樂團,馬上就要願望成真? 仔細問問,是我會錯意了,此乃銀西平帶的在地樂團。倒是中廣來台灣就很令我意外了,事前一點消息都沒有,實在是太低調了一點。除了竹東有免費演出,昨天晚上在新竹中學演藝廳還有一場售票演出。男人口袋裡只要有幾個銅板就會變壞,喔不,是會變懶,所以決定聽售票場,比較近一點,但老婆上網搜尋售票消息卻遍尋不著,透過在地有力人士探聽才買到票。國樂耶,又這麼低調,讓我很擔心場面會很難看(結果還好,人雖少,但是掌聲熱烈)。聽說銀老師連續幾年請他們過來演出,今年剛好趕上了。

新竹中學不愧是有音樂班的學校,除了禮堂,還有一個演藝廳,音響效果比桃園多功能展演廳和竹東樹杞林文化館演藝廳好很多,一般常見的罩門是冷氣聲音與擴音品質,不過因為這兩項都沒turn on,不確定是否OK,副作用就是怪味和悶熱,還好昨天不熱。

前一次聽中廣是二十年前首度來台的時候了,老朋友可以參考當時的發文回味一下http://140.117.11.2/txtVersion/treasure/chinesemusic/M.978432720.A/M.978432919.ZK.html還有十分特別的liuqin隨團紀錄http://140.117.11.2/txtVersion/treasure/chinesemusic/M.978432720.A/M.978432919.ZL.html
今年年初中央民族樂團來演了印象國樂與泱泱國風,過兩個禮拜上海民族樂團也要來巡演,這個盛況大有重演二十年前三大團連袂來台的盛況,雖然這次中廣只是十人小樂隊,不過意思到了。

昨晚曲目如下:
合奏 : 金蛇狂舞,夜宴
笙獨奏 : 傣鄉風情
琵琶與打擊樂 : 楚漢
板胡獨奏 : 月芽五更
合奏 : 瑤族舞曲,達姆達姆
------中場休息------
打擊樂 : 牛鬥虎
揚琴獨奏 : 鄉村抒懷
二胡齊奏 : 新賽馬
合奏 : 望春風,月光變奏曲,阿細跳月
------ 安可曲 ------
花好月圓
步步高

挑幾首我覺得比較特別的講講,琵琶與打擊樂 : 楚漢,融合琵琶兩大著名武曲 - 十面埋伏與霸王卸甲,配上大鼓為主的擊樂,繆曉勤與田冬軍的技巧、默契、自信都令人動容,雖然我一向不太欣賞在音樂會用麥克風擴音,因為音色會被扭曲,不過要讓琵琶與打擊能夠平衡,我覺得這是必要之惡,否則就浪費這麼好的音樂與演奏,現場雖然也加了麥克風,不過好像並沒作用,還好我坐在第四排,勉強還OK,坐後面的聽眾就辛苦了。

下半場的擊樂演奏"牛鬥虎"是首很有意思的曲子,那天沒吃晚餐,主持人介紹曲名,我心裡想的是"油豆腐",真的是餓了。岔題了,第一次領略中國擊樂表演是在27年前港中首次訪台時,擊樂首席嚴學敏領奏的老虎磨牙、鴨子拌嘴,那時才知道身體語言與視覺效果在中國擊樂中的份量,這次田冬軍與董淼兩個人分司兩個鼓,大小略有差異,一個扮虎,另一個扮牛,最特別的是鼓面撒了一層粉(檀香?),一出手震出一片煙霧,加上燈光效果,頗有猛虎下山以及鬥牛刨土的氣勢,現場一片驚呼,整首曲子皆無冷場,大概是當晚最吸引人眼球的一首曲子。有興趣的朋友,Youtube上有不少演出可以參考,例如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i6OPnPBb3c

"賽馬"想信許多愛樂朋友並不陌生,許多音樂會的安可曲首選,改編後的新賽馬由兩把二胡重奏,加了不少快弓橋段,標準的炫技曲,與樂團的搭配不是重點,大家的眼光都會在二胡身上,建議應該加重一點麥克風,當晚的麥克風秀逗,是可惜了點,不然也會是另一個高潮。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陳耀星與陳軍父子的這個版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ZdbcIcy34

雖然加上華夏樂團四位演奏家也才十四個人,大家一定很好奇要怎麼演合奏咧? 一般寫給小樂隊的絲竹曲也就罷了,可是曲目上還有瑤族舞曲和月光變奏曲這種大部頭,想到以前學校社團勉強湊出三十多個人,演得很辛苦的瑤族,我本來懷疑會不會是同名的曲子? 可是音樂一出來真是把我嚇壞了,人雖少,卻一點也不含糊,可怕的技術。沒有指揮,只靠揚琴吳文英的領奏,結尾有點混亂,不過已經是讓我神經緊繃,手心微汗,有點小激動。

現在樂團動輒七八十人,年初中央民族樂團的泱泱國風,已經是上百位演奏家,整個舞台滿滿當當,音響爆棚,這樣的重口味聽多了,常常會忘記我們本來感動的是甚麼東西。嗩吶/打擊一出來,弦樂就聽不到了,更別提彈撥聲部。只要熱鬧帥氣地收尾,一定滿堂彩,安可不斷。雖然過癮,但也會疲乏。今天是個相當精緻的音樂會,除了這場,今年初在新竹還聽了一場中國音樂學院的師生音樂會,也是精緻小巧,每個聲部都乾淨清楚,我把這兩場定位為"calibration",讓我可以回到喜歡國樂的最原本初衷。另外也聽了一場NSO到新竹來演出的貝多芬"英雄"與布魯赫小提琴奏曲,平常時間不多,分給交響樂音樂會的次數很少,但我把他定位成"refresh",體會一下六十個人的弦樂拉出來的飽滿與溫暖,音樂的美無疆界,更新一下耳朵與心靈,再回來接受不同音響的刺激。大家不妨也試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