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琵琶行者 v.s. 熱血琵琶

星期二下班行車時正好聽到愛樂電台訪問章紅艷,12/1在國家音樂廳她將帶領子弟兵演出"且彈且談--章紅艷彈撥樂團"。這讓我想起了以前聽過的兩場琵琶獨奏會:2013年12月章紅豔"四弦千峰上"在中山堂,與相隔沒多久湯良興2014年4月在同一地點的個人琵琶獨奏會。

章紅艷"四弦千峰上"那場不巧與新竹另一場表演時間衝突,所以我帶大女兒北上聽這場音樂會,太太則帶小女兒去看另一場戲劇表演。很慶幸的我沒有放棄,因為我聽到了堪稱當年最值回票價的一場音樂會。

這一二十年國樂界出現許多年輕一輩的琵琶演奏家,個個技巧非凡,但總覺得沒有展現出琵琶該有的韻味。雖說沒有技術難有藝術,然而技術卻不是藝術的保證。

章紅豔在音樂會上半場以獨奏為主,完全展現琵琶的表現張力,以現代系統化訓練的技巧來加乘古曲的韻味。開場"陽春白雪"一曲方罷,我悄聲對女兒說:"怎麼辦,在我心中佔據二十多年的琵琶第一名(湯良興22年前在國家音樂廳小演奏廳的演出)似乎有點動搖了。"。此時我不是很有把握,因為這麼多年過去了,對於當年那個熱血青年的印象已經有點模糊。

1991年年底的那場獨奏會,把湯良興一舉推上我心目中第一名的曲目是十面埋伏。而章紅艷也彈了十面, 雖然沒彈全曲, 但在台下埋伏了九把琵琶暗樁, 跟她一起演出。在觀眾席安排樂手一起演出的型式也不算少見,但我覺得噱頭居多,相得益彰的很少。而章紅豔當晚的安排令人激賞,演出時章紅豔仍為主體,台下一起配合的琵琶並不喧賓奪主,僅在幾個樂段加強氣氛, 不影響章紅豔的樂思流暢。觀眾也不至於被搞的眼花撩亂,烘托效果很好。那次買的是市國的早鳥票,坐在第三排中間,剛好被這十把琵琶團團包圍(不就十面埋伏?),那種震撼真是無與倫比。雖然後來也找到這首曲子的錄音,號稱前所未有的音效,但是對我來說,不及現場多矣。

 


十面演完,我對女兒說:"嗯,有點對不起湯老師,第一名換人做了!",這場音樂會值得我專程從新竹來聽,也很幸運能聆聽到它。

倒是下半場是加了樂團的"月兒高"和"霸王卸甲",這種搭配要達到獨奏的如臂使指有點難度,對獨奏者的加減分影響很大。比對上半場的演出,下半場就沒那麼突出了。

當散場時我一轉頭就看見湯良興,雖然他不認識我,不過我還是挺過意不去的,只能心裡給他加加油啦!因為四個月後(2014/4)他同樣在中山堂就就有一場琵琶獨奏會。當時心中想說,看看增加二十多年功力的湯良興能不能搶回第一名的寶座。

湯良興成名甚早,當年在上海民族樂團與閔惠芬(二胡)、蕭白鏞(二胡)、俞遜發(笛子)、王昌元(古箏)四位齊名。我對他的印象始於"花木蘭琵琶協奏曲",不過和劉德海"草原小姊妹琵琶協奏曲"給我的印象一樣,只是覺得厲害而已。一直到1991年歲末,他在小演奏廳舉辦了場獨奏會,雖然我坐在最後一排,但是舞台上一個人一把琵琶卻發出時而優雅,時而爆棚的音響。"震撼"已經不足以形容我的感覺。一曲"十面埋伏"彈完,我心中不禁喝采"好個熱血青年!"。雖然當晚也有春江花月夜和天山之春等精彩曲目,但我只記得他演十面時那堅毅與自信的表情。

事隔22年,熱血青年已經變成謙謙長者。演奏會開始他還特別解釋他是大病初癒,精神狀況不是那麼好,從此看得出來他有著藝術家對完美的堅持。由第一首曲子"塞上曲"確實聽得出來歲月不饒人。不過從第二首"弦子韻"開始,漸漸可以跟我腦海深處的身影重疊,依稀找回當年熱血青年的感覺。大師在琵琶灌注了一甲子的感情與功力,似乎琵琶也能回過頭來帶領大師重回巔峰。這真是奇妙的感覺!

當時湯良興還講了一段往事,當年13歲考入上海民族樂團時,許多長輩覺得他過於熱血,因此建議他學學古琴以修身養性。這是為什麼他14歲時隨張子謙先生習琴,原來熱血是其來有自,不是只有我這麼認為。

當晚全場的音樂氣氛沒有嚴肅,反而帶點歡樂。因為除獨奏外,湯良興帶領他的學生合演了"陽春白雪"與"十面埋伏",下半場更與四位手足再組湯家班演了三首江南絲竹,十分地難得。

聽完這場演出,才覺得給這些大師排名實在是沒有必要。聽眾的喜惡並不會影響他們藝術上的存在,頂多只能說各人風格不同,各人的感受不同罷了。湯良興當年的演奏會給我整場的震撼,在經過時間的沉澱後,我只記得十面埋伏。而章紅艷現在的年紀差不多就是1991年湯良興的年紀,不確定她獨奏彈十面埋伏會帶給我甚麼樣的感覺,但是加上九把琵琶後給我的震撼也是無與倫比。特別是她的陽春白雪/大浪滔沙/歌舞引,已達人琴合一的意境。我想在往後的很多年這都會深刻地印在我的心中。

章紅艷在接受新華網訪問時自稱"琵琶行者"http://www.hb.xinhuanet.com/2015-03/16/c_1114645402.htm,其對音樂的執著令人動容,大家可以參考看看。昨天在愛樂電台的訪問中,她提到她不太喜歡在演奏中加麥克風,這點看法倒是與我相似。但是她的樂器是琵琶,相對於樂團是弱勢的。若太堅持這點,在音樂會中能夠嘉惠的就只有前幾排的聽眾,這是樂器先天的限制,太堅持原則就可惜了。這是為什麼我對那天的協奏曲並沒有太多的感受可以分享。如論與樂團的協奏,我心中的首選還是湯良興的"花木蘭"。

章紅艷1995年首次在台灣演出,據她表示,幾乎每年會來台演出。孤陋寡聞的我居然到2013年才第一次聽到她的演奏會。過去已是遺珠之憾,往後可不能再錯失機會,12/1音樂會票已經早早買好,將會全家出席。希望大家也不要錯過!

"且彈且談"音樂會 http://www.newaspect.org.tw/#!zhanghongyan/c1ybj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