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上海迴響 風雅東方 - 台北場

1111光棍節,DJ我請假一個小時提早下班,不是趕著去網購而是趕去台北聽上海民族樂團音樂會。

據指揮王甫建表示他上次帶團來台灣是九年前,不過那會兒我還沒時間與心情聽音樂會,所以我上次聽上海民族樂團已經是二十二年前他們首次訪台時。當時樂團連演兩天,指揮是王永吉、馬聖龍、樊承武。獨奏也很嚇人,俞遜發吹秋湖月夜,閔惠芬拉長城。嗯......往事只能回味,還是回來這場音樂會。

   

我坐定位時已離開場不到十分鐘,看現場僅有三、四成的人潮,我有點小擔心票房賣得並不好。不過最後現場除了四樓(沒開放)以外,大致有了七成滿,真不知從哪裡突然冒這麼多人出來。

跟香港中樂團一樣,上海民族樂團也十分的年輕化,認識的老面孔只剩下周韜。雖然樂團的毛邊很多(王甫建平常對樂團的訓練不夠嚴厲?),讓我有點小緊張。饒是如此,整體的感覺還是相當地精緻,這可是一場難得的音樂會。

節目單上沒有列出演出人員名錄,我只能大概算了一下。擦弦部,低音12(6大提琴6低音提琴),胡琴28把(8高胡14二胡6中胡),胡琴演奏的音色堪稱是這五六年來我聽過最美的弦樂(前任冠軍是浙江民族樂團)。彈撥20人,其中六把琵琶大概是眾樂團中比例最高的。管樂18人,加上七位擊樂,總共85人的大型樂團。看得出來也聽得出指揮力求音色的平衡,不會刻意追求爆棚的吹打樂。上半場的春江花月夜與歡樂歌兩首曲目一開始就展現出不一樣、精緻的樂團表現特色,我覺得這樣挺好的。不過台北的聽眾好像不太買單,反應有點冷場。幾位獨奏家在演出結束後回後台走不到一半掌聲就沒了,我都覺得挺尷尬的,一直到下半場開始熱鬧以後大家才比較提得起精神。

王甫建改編的春江花月夜很有意思,一開始回歸到最原本的琵琶版本,周韜走到指揮台前座位獨奏,而王甫建隨後坐到周韜的位置坐下"欣賞",琵琶彈完一小段後樂團進入合奏,兩個人再各回原位,看似隨興,很有點江南絲竹的意思。

王甫建還把歡樂歌改編成合奏,雖然這和原本江南絲竹的即興默契越離越遠,不過我覺得有看頭的地方是弦樂的表現。以往歡樂歌聽到的版本都是笛子,就算偶爾聽到江南絲竹合奏,笛子也總是蓋過其他樂器的表現。這會兒現場有28把胡琴拉歡樂歌,這十分地難得,同時我也可好好享受這絕美弦樂音色。

除了傳統樂曲,上海民族樂團也穿插了幾首曲子來表現上海意象,例如:歲月留芳王靜演唱了夜來香與玫瑰玫瑰我愛你兩首上海老歌。另外兩首現代創作曲--「弦彈風雲」(琵琶:周韜、湯曉風)取材自江南評彈,「百年隨想」(二胡:段皚皚)以滬劇唱腔音樂為創作元素。可惜我對這兩種地方戲曲沒甚麼接觸,難有甚麼特別的感觸,更別說與上海的連結了.....可惜。

倒是上半場的最後一首「海上勁風」讓我相當驚艷。一開始還搞不太清楚他的副標題「器樂快閃」是甚麼意思,到了演出時幾位演奏家輪番上前獨奏,我才會心一笑。這首曲子是將上海民族樂團的幾首經典曲目改編聯奏,愛樂朋友聽了肯定會有共鳴。一開始是王音睿排鼓領奏的「龍騰虎躍」,接著是湯曉風出來彈了一段很嚇人(速度、技法、琵琶韻味...)的「三六」,然後台灣姑娘李宛慈辛苦地穿過樂團到前面吹了「行街」。當我還意猶未盡,沈醉其中之時,冷不防從胡琴的最後方走出一位姑娘,她拉了一段很有阿細跳月旋律的曲子(我不曉得曲名),十分地炫技。雖然上海民族樂團是頂尖的一線樂團,不過連坐在最後面的二胡都這麼厲害,實在是太令人無言了(這是不是特別安排的....?)。最後,唐一雯以柳琴「陽光照耀著塔什庫爾干」做個激情的收尾。這....聽得我手心微汗,有點小激動。

下半場第一首本來是「新編五梆子」,但不知出了甚麼問題,臨時和第二首「日月歌」(中阮、柳琴:唐一雯)對調。「日月歌」這首曲子在去年竹塹國樂節聽過,不過我是沒甚麼印象,倒是太太記得前半中阮協奏一直在重複「天黑黑,要落雨」的旋律。回家之後翻翻紀錄,果真聽過。所以....嗯.....好聽,但是不容易留下印象。

馮子存編的「五梆子」是著名的傳統北派笛曲,豪邁的曲風在形象上比較適合像侯長青這種好漢演出。本來我還挺擔心李宛慈這種氣質女吹這首曲子會有點怪,不過王甫建編曲編得很好,粗曠豪邁被明亮輕快給取代。李宛慈落落大方,表現得很出色,她能夠到大陸發展而且有這種成績,應該相當辛苦,不簡單。在曲末有好幾次我都以為要結束了,王甫建的編曲硬是反覆了好幾次,我的一口氣差點憋不過來。本著主場優勢,結束時觀眾給予超熱烈的掌聲,一直送她進後台才罷手。原本節目單上還加上金鍇一起演出,不過他沒有出現...。像這種超技曲若是二重奏,一定更加刺激。看看新竹場有沒有機會能欣賞到....

「風之歌」是一首很有蒙古風格的曲子,選自「七彩之和」。開始時一長段的二胡泛音齊奏,十分地吸睛。接著大提琴獨奏很有馬頭琴的味道,後段的快板像是賽馬盛會,有個熱烈歡暢的收尾。這讓在前一首就醒過來的觀眾同樣給予熱情的掌聲。

姜瑩的「絲綢之路」大概是近幾年最火紅的曲子了,創作時間雖只有五年,但不用經過時間的沉澱,我已經將之列為"經典"。今年初中央民族樂團也演過這首曲子,由於姜瑩先後擔任上海與中央兩個樂團的駐團作曲家,但是兩團的詮釋不太一樣,很有意思。一般聽到的是比較接近中央的版本,但是王甫建對此曲的處理很有自己的想法,他開頭的速度相較略慢,營造更加神秘蒼涼的氣氛,六把琵琶加起來超過一百年的功力在此曲展露無遺,隨後整個樂團層層疊加,速度也許沒有加快多少,但是有前後的速度對比,胡琴的快弓就更突出了,最後將運釀積蓄的力量將全曲推上高潮,更加熱烈的高潮讓現場的氣氛很high。

這還不夠!壓軸的打擊樂與樂隊「茉莉花開」(擊樂領奏:王音睿、孫莉、蔣元卿)更是爆棚連連,兩組排鼓演出直讓人眼花撩亂。雖然擊樂和茉莉花是有點搭不上,我也有點累了,不過現場聽眾還是聽得很高興。

錯過這場演出的朋友,歡迎這個周末到新竹來湊熱鬧。新竹場(與新竹青年國樂團合作)的演出曲目有一半與台北場不一樣喔!或是也可以南下跟到彰化,週日的演出曲目跟台北場是相同的。最後的機會在高雄,除了與台北場相同的曲目外,還有與高市國合演的特別曲目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