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 桃園國樂節 - 鐘樂和鳴

上個月剛趕場聽完緊湊的竹塹國樂節,還沒來得及做記錄,緊接著又是桃園國樂節.桃園與新竹有點距離,只能挑部份場次欣賞.

如此也好,在中壢待了八年半,用桃園國樂節來開版,也別具意義.

據說今年是桃園國樂節第二屆,去年沒趕上,希望能和竹塹國樂節(今年第四屆)一起順利辦下去,這樣以後暑假剛好可以湊個滿檔.

跟閻大師一樣,我也是第一次到桃園展演中心,以前唸書的時候還沒蓋起來,外觀現代新穎,舞台比較淺,多功能取向,兩邊是布幕,不像一般音樂廳的反射板,倒也不是說不好,而是音響特性不同.在這種場地聲音容易發散,布幕又吸音,特別是高音部份,而高音又是許多中國樂器特色所在,這是一大考驗.不過也有優點,演得好的話,聲音比較乾淨,可以聽到最真實的聲音.一般音樂廳過大的殘響反而容易讓音色模糊,聽不到細節.

 


沒有在這種演出場所聽臺灣國樂團的演出,還挺令人期待的.樂團就定位時還沒特別注意,開場的新賽馬一出來就氣勢非凡,頗不像這種場地會有的音量與平衡,特別是笛子聲部,仔細一看,果不其然 - 麥克風林立.

麥克風一直是國樂團演出無法避免的一環,不過和20年前相比,音色的修飾與音量的控制已經相當成熟,我心想,真是為難台灣國樂團了,大概是排練時為配合場地,特別做了調整.不過這麼密集的麥克風,要調出好的平衡可就見人見智了,到了第二首關迺忠"藍色的思念"開頭沒多久,笛子上方的麥克風就關掉了 (或是音量調小?),對我來說感覺好多了,挺佩服這種臨場應變的調度,在觀眾席左前方有位音控師,不曉得是有暗樁在場內打pass給這位好漢,還是這位大哥自己的應變,十分的專業.不過到了最後一首又火力全開,這其中的安排就有點難以捉摸了.(8/23聽香港彈撥中樂團那場,也是一樣密集的麥克風佈置,我在想,會不會這是桃園地區的風格?)

大家如果在Youtube上看過陳耀星父子的新賽馬,就知道樂團版是多麼令人熱血沸騰了,上個月閻大師率台灣國樂團在竹塹國樂節演出,當時這首新賽馬是放在安可曲,
閻大師的勒馬收音把觀眾的情緒帶到最高潮,咱家大女兒正好參加高中特召考試,沒能趕上,直呼可惜,所以對今天的開場寄予無限期待,不過這首在桃園的演出卻意外有點冷場,個人感覺是場子還不夠熱,除了樂團還沒暖好身,樂團與觀眾之間也有點陌生,還在互相試探.

第二首"藍色的思念"漸入佳境,一方面這是改編自許多鄧麗君的老歌,加上關迺忠一貫的改編風格,十分親民,很能照顧普羅大眾的口味,左邊一位老杯杯還隨口哼上幾句,本來想在中場的時候建議他純欣賞就好,不過這位老杯杯居然拿出平板來玩數獨,這架勢看起來頗有幾分像我大學時的微積分老師,桃園這地界大學院校很多,臥虎藏龍,趕緊打住,大家開心就好,與民同樂嘛.

第三首是劉錫津"烏蘇里吟"雙二胡協奏曲的第三樂章"獵".自從離開學校以後,我大概有15年比較少接觸樂界訊息,對劉錫津的印象還停留在他的"北方民族生活素描",其中的"漁歌"也是描寫赫哲族,不過跟這首風格差很多,若只就這第三樂章來說,相當地有節慶的歡樂氣氛,節奏簡明歡快,九分鐘左右長度,讓我很好奇整首聽起來會是什麼感覺.兩位在地樂團九歌的年輕二胡演奏家施懿珊與尤豐勳表現優秀,默契十足,可惜第二把胡琴的麥克風似乎沒打開,還好我坐在第二排,還是聽得到,不過坐後面的觀眾可能就比較辛苦了.

這十幾年來產生了很多的科班年輕演奏家,在各地開枝散葉,讓每個地方的國樂愛好者都有高水準的音樂會可以欣賞,同時也給這些年輕音樂家發展的舞台,相得益彰.雖然我相信在台灣乃至於全世界華人地區,對年輕演奏家而言,這個市場還是太小,生存的壓力比起以前,應該只大不小,不過沒辦法,這得靠整個社會經濟一起提昇,才有可能在心靈層面同步成長.在那之前,還請大家保持熱情,就如同嚴長壽鼓勵大家的,各位手中擁有的,不是一個"謀生的工具",而是"感動人的工具".

 


第四首是郭文景的"滇西土風"第一樂章"阿佤山",空窗期太長的DJ有點孤陋寡聞,對我來說是頭一回聽.女兒才剛提起他們樂團要練這首,沒想到馬上就有機會欣賞.有點前衛又不至於天書,用個性十足的中國樂器來描寫少數民族本來就很適合,再加上融合現代國樂的兩個極端的作曲手法,確實是佳作,難怪能見度頗高.

下半場以瞿春泉的"黃土情"雙笛協奏曲開始,以前聽的版本是陳中申與詹永明的錄音,不過當時曲名是"黃土高坡",不知什麼時候改的名字.這次擔任獨奏的是劉貞伶與張君豪,音色比起兩位前輩來說更為接近,十分融合,絕對是重奏中的極品.越來越系統化國樂教學,是正確的路.但不可避免的,年輕演奏家的音色與技巧也越來越像,個人的特色越來越淡.這對重奏或是在樂團合奏中是好事,但挺懷念以前只要聽幾句就猜得出來是誰的演奏,well,可能需要時間的粹練吧.

 


接下來趙季平的"憶",是作曲家對過世妻子的思念.閻大師特別在演出前介紹這首曲子,雖然沒有明講,但應該是在表達對前一陣子氣爆和空難的哀悼之意.

閻大師在去年竹塹國樂節閉幕音樂會上曾指揮新竹青年國樂團演出,那次閻大師很少見地親自為多首曲子做導聆,提到當年汶川大地震,他也是演出這首曲子以表哀衷.不得不說,閻大師雖然只是客串導聆,但是也絕對是無人能出其右,無怪乎大師的音樂有超人的感染力,因為他的音樂是有溫度的.記得那場在演完梁祝以後,不只孫凰,連許多團員也是頻頻拭淚,相信對這些年輕的演奏家來說絕對是一種震撼教育,唯有會被自己的音樂感動,才有可能演奏出感動人的音樂.

 

壓軸的是王乙聿"蓬瀛狂想",台灣國樂團打去年九月首演以來演了很多次,可以想見閻大師有多重視這首曲子.各種不同風格的音樂元素穿插進行,包括北管,原住民,爵士風格,頗貼近"狂想"之曲名.雖然有北管元素在其中,還是很期待能聽聽臺灣以外的樂團與指揮會如何詮釋這首曲子.

第一首安可曲"家"(我家門前有小河.....),很能照顧一般大眾口味的小品.

第二首安可曲是改編韋瓦第四季的"夏"第三段,大家熟悉的夏日午後暴雨片斷,很有趣味性.如果以10到20年這種尺度來看,樂團的技術普遍提昇不少,不會令人膽顫心驚地捏把冷汗.幾十年來國樂團對於挑戰西方古典音樂一直樂此不疲,早期彭修文的卡門,1990年代的圖畫展覽會,閻大師錄過一張韋瓦第四季高胡與二胡協奏曲(可能為了顧及胡琴,速度慢了點,老實說,拿出來聽的機會不多),陳澄雄在市國也演過貝多芬的命運.在許多現代國樂作曲家的"磨練"之下,現在的樂團顯然演起來游刃有餘,前後對照回想起來挺有意思的,也就是我說的"趣味性".

桃園地區國樂人口應該不少,可惜並沒有滿坐,希望桃園縣政府能支持每年辦下去,辦出口碑來,造福樂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