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 桃園國樂節 <絃彈 - 港台音樂對話>

一隔就是一個月, 果然是不比當學生的時候了.

彈撥合奏是個挺特別的樂種, 不難想像, 吹打樂的組合很傳統, 弦樂合奏的曲子也不少, 中國特有的彈撥樂合奏的出現也就很自然了. 中唱有張古老的CD, 1987年編號第二號(8702)的"瑞鶴仙影"中國彈撥樂, 由劉德海指導, 五個人的小樂團演奏. 稍晚1995年上海中唱也為上海民族樂團出了一張"中國彈播樂曲" (CCD-95/483), 編制就大多了. 樂曲雖多有古意, 但多為創作曲或改編古曲. 這是我對彈撥合奏的第一印象.當然同時期起許多有特色的彈撥樂團相繼出現, 像是台北柳琴室內樂團, 以及去年聽過音樂會的山東藝術學院女子彈撥樂團, 以及香港阮樂集等等.

不過當我拿到這場音樂會的節目單, 在香港彈撥中樂團的簡介中談及該樂團以彈撥樂器為主, 配以吹管和擊樂, 是傳承中國唐代宮廷彈撥樂編制, 著實令我訝異, 可惜當天該樂團並沒有全員演出, 從曲目中比較難有懷古之幽情.


彈撥樂想當然爾"顆粒性"重, 對演奏默契要求極嚴, 一般國樂團合奏中彈撥樂很容易被掩蓋, 但是在彈撥合奏中, 節奏上只要配合稍有偏差, 很容易就可以聽出來, 考驗挺為嚴苛. 在多年來的樂器改革之下, 音域完整融合的阮家族讓整個彈撥樂團的音色更為迷人, 只要有一定的演出水平, 可聽性甚高.

除了CD, 在以往聽過的彈撥樂合奏音樂會中, 印象最為深刻的當屬25年前(記不得了, 應該加減兩年左右)在國家音樂廳, 由王世榮領軍的實驗國樂團彈撥樂團, 精準的演奏以及實驗國樂團特有的熱力四射, 至今還是十分地懷念.

回到這場音樂會, 香港彈撥中樂團也是個年輕的樂團, 很像台灣現在各地的半專業樂團, 就專業樂團的技術標準來看還有些許稚嫩, 對沒有指揮, 速度彈性又大的彈撥合奏來說是一大挑戰, 但對音樂表達的影響並不大, 也給年輕音樂家許多磨練的場合, 對愛樂聽眾而言也是一大福音, 二十年前在桃園中壢新竹哪來這麼多精彩的音樂會, 想想都快掉眼淚了.


劉星的"四月"是很有意思的一首小曲子, 我對劉星的印象還停留在二十年前的國樂重金屬"雲南回憶", 還有挑戰主流的專輯"無所事事"、 "一意孤行", 乍聽這首四分多鐘略帶俏皮彈撥小品, 我還沒意識到跟劉星的關係, 中場休息翻節目單時才注意到這是劉星的作品, 努力回想, 幾個固定音型的表達還真有點劉星的調調.

吳俊生的"火把節之夜"已經是琵琶的經典曲目了, 各式的獨奏重奏改編版本也甚多, 這次演出的是香港彈撥中樂團總監陳敏莊女士改編的琵琶四重奏, 熟悉的旋律加上更為豐富的和聲音響, 相信老樂迷與新樂友都聽得很開心.

以前只要提到彈撥合奏, 一定會想到顧冠仁的"三六", 對我來說, "三六"已經是彈撥合奏的代名詞了 (雖然跟我知道的江南絲竹相去甚遠). 而瞿春泉作的"新編六版"則顯然更接近江南絲竹一點, 配以現代彈撥樂團的音色與演奏技巧, 也是一首具"江南絲竹風"的精采之作.這場音樂會中瞿春泉的曲子就有五首, 他錄音多, 演出多, 作曲編曲產量也很大, 挺令人佩服的一位音樂家.

羅偉倫的"月夜"是當晚我最喜歡的一首曲子, 雖然只有七分多鐘, 但旋律優美,樂風具特色, 結構精巧完整, 非常希望羅偉倫先生有機會的話把這首曲子改編成樂團合奏曲, 應該也是一首傳世名曲. 許姓老樂友以往每逢節慶都有應景音樂播放,過年是"春節序曲", 七夕是"七夕雨"(年輕一代還有人知道這首嗎?), 端午節當然就是羅偉倫的"白蛇傳"啦! 睹曲思人, 老友在何方?

九歌在下半場演出揚琴協奏曲<雅魯藏布江邊>第一樂章-情歌, 這首曲子雖然問世已久, 不過我缺席音樂會的時間太長了, 這還是第一次現場聽到. 為了演協奏曲, 平常總是被樂團淹沒的揚琴特別加上麥克風, 不過還是只能與樂團"對話", 而沒辦法"對抗", 有點無奈, 不過配合樂器特性, 還是可以演出詩情畫意的曲子.揚琴用來表達線條雖然不如弦樂, 但是黃于玨技術優異, 台風穩健, 仍然把這首曲子表達得很好.


 
瞿春泉的三弦協奏曲<絲路小品三首>是去年在台北首演, 不過沒能趕上. 想不到這次能夠遇到, 頗令人興奮. 這首曲子是西域絲路風格, 挺適合三弦的樂器性格, 樂團的搭配也不會喧賓奪主. 三弦獨奏是九歌的年輕演奏家游欣潔, 雖然一開始的音準和節奏嚇了我一跳, 不過後面漸入佳境, 瑕不掩瑜. 九歌如果可以為揚琴或是三弦這些演協奏曲比較吃力的樂器辦些獨奏會, 也許更能夠讓大家欣賞到樂器的特色與演奏家的功力.

最後兩首曲子是兩團合演, 香港彈撥中樂團總監陳敏莊女士與安敬業分別指揮<廣東音樂名曲聯奏>與<採茶調>. 陳女士看得出來是個性豪爽的性情中人, 而我對安敬業的印象還停留在實驗國樂團的笙演奏家, 十五年後再聽音樂會, 他已經是指揮家了, 真是高興台灣指揮人才輩出. 從客席指揮的演出比較無法聽出兩位指揮的特色, 希望往後還有機會看他們帶自己的樂團演出.

 
最近剛讀到一本書, 講的是"1/10與4之間 : 半全球化時代". 裡頭提到大家以為現在是全球化時代, 國界消失, 各國口味融合. 其實各個地區的差異超乎我們的想像, 離真正的全球化還遠得很. 且不說別的, 光是新竹與桃園這麼近的兩個縣市, 樂團的演出風格就有很大的差異. 前面提到這一年多來聽了兩岸三地不少彈撥樂團的演出, 很意外地, 看到每個樂團各有特色, 隨著曲目的累積, 每個樂團也有自己選曲的特色, 不至於變成一言堂. 常常會有驚喜出現, 真是樂友之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