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08/30 市國 <潘努拉的東方情緣>

在學生時代亨利梅哲領軍的台北愛樂管弦樂團(那時團名還是台北愛樂室內樂團)是古典樂迷同學眼中的台灣第一可惜那時候到台北還是有點距離有限的金錢與時間都被國樂佔住了DJ聽古典音樂會的次數真的是一雙手都數得出來一直到今天這場與市國的聯合音樂會才得以親身感受何謂台灣第一。
今天拜市國早鳥票之賜坐在第三排一坐定先被舞台右方搭的布袋戲台子給吸引, 這種組合還挺特別的。
空氣中隱隱有低沉的嘶聲有點像是冷氣噪音但有點怪當初國家音樂廳最自豪的就是冷氣出風口設計隱藏在座位底下號稱可以將冷氣噪音降到最低應該不至於這麼誇張。這個聲音一直到第二首<牡丹亭之寫真、拾畫>之後才消失我懷疑是給二胡用的擴音麥克風輕微漏電造成的背景噪聲不過第一首並沒有獨奏樂器麥克風只是擺在指揮台旁我猜是彩排後沒有關掉anyway這種背景噪聲應該要儘早修好。

孟德爾頌的仲夏夜之夢是為莎翁同名喜劇作的配樂大家想必不陌生就算不常接觸古典音樂的朋友也一定聽過其中最著名的一段 : 結婚進行曲不過今天的演出並沒有這一段而是從12段中挑選了序曲、詼諧曲和夜曲。原曲大概要四十幾分鐘接近一張CD的長度這三首大概就佔了全曲的一半。以前雖然也在音樂廳聽過交響樂團的演出不過還真是頭一遭坐在第三排近距離接受交響樂團的震撼。這震撼倒不是說有多大聲開頭木管之後帶出小提琴輕巧的跳弓精緻精準清澈明亮44把提琴家族撐起整個樂團一下子就能體會近代國樂團越來越大的目的胡琴家族經過這麼多年的改革追求的是甚麼效果。當然我知道大家並沒有要放棄胡琴的傳統特色而是改良她的音響效果。

久久聽這麼一次能夠享受這種震撼帶來的感動還是很幸福的。

指揮是來自芬蘭的潘努拉DJ孤陋寡聞以前並未聽過這位大師的名號。出場時看起來確實是有點年紀了在他緩慢走向指揮台的路上我有種錯覺好像看到二十幾年前秦鵬章秦老指揮市國的影子當時就看著一位乾瘦的老頭兒略帶蹣跚地走向指揮台但是一轉身就是精力充沛、激動萬分地指起樂團。不過潘努拉指起樂團來是挺溫和的或者應該是說"內斂"一般都是這樣形容。不過老實說要透過客席指揮一個不熟的樂團看出這位指揮的特色或內涵我覺得是挺困難的一睹大師風采的成分比較居多。

一曲方罷女兒疑惑地問我為什麼交響樂團的團員都不看指揮?我倒是沒特別注意於是第二首曲子特別留意了一下確實看指揮的時候很少只在速度轉換時瞄一眼指揮其餘時間都是盯著樂譜看。回家路上和女兒聊起這個話題市國團員確實眼光停留在指揮身上的時間長多了。我開玩笑說大概是因為從小的訓練吧近幾年新竹的竹塹國樂節都會邀請音樂比賽成績優秀的小學、國中、高中與大學樂團來演出演出的水準是年紀越小的越好因為"紀律"是影響學生樂團表現的重要因素而年紀越小的越聽話! 印象很深刻的是小學樂團一定是全程背譜眼睛從頭到尾盯著指揮該喊的時候絕不害羞而隨著年紀越大想法多外務多遲到多老師對學生也只能好言以對演出表現就弱掉了。不過很多職業樂團的演奏家們都是從小這樣被訓練大的所以"自然而然"習慣盯著指揮看。(純瞎猜不是指學西樂的小朋有就沒有紀律也可能只是台北愛樂的習慣而已 不見得每個樂團都一樣畢竟我現場聽過的樂團不多。)

同理一個嚴格的指揮對樂迷是幸福的但是對團員來說就不一定了記得學生時代在BBS上很推崇陳澄雄的指揮在那個年代他要求出來的音準與精緻相當地突出聽他的音樂會是一種享受不過也有不少人寫mail跟我抱怨他在樂團簡直就是"暴君"!

不過我倒是不反對帶學生樂團的老師嚴格一點當然我很難劃分甚麼叫過當不過對小孩而言很多重要的音樂觀念需要透過嚴格反覆的教導趁他們還會聽話的時候教給他們這對他們未來在音樂的路上十分重要。女兒剛參加新竹市青少年國樂團常常跟我說指揮老師有多可怕我只能拍拍她肩膀讓她繼續加油因為......這樣為父才有精彩的音樂會可以聽啊。

扯遠了回到這場音樂會第二首是鍾耀光為小提琴、二胡與弦樂團寫的<牡丹亭之寫真、拾畫>。"拾畫"是牡丹亭原作55齣中的第24齣描寫書生柳夢梅赴京趕考路過南安在梅花觀中撿到裝杜麗梅畫像的盒子原本以為是觀世音畫像 在原作中是後面幾齣才講述他將畫帶回住處打開後發現是仕女圖接著與杜麗娘幽魂相見。從鍾團長在曲子中對小提琴與二胡的安排我猜描寫的範圍應該不只"拾畫"至少涵蓋了"叫畫"、"幽會"等幾齣。曲中小提琴的清逸二胡的婉約配上樂團對氣氛的營造與鋪陳十分精彩的一首曲子女兒對蘇顯達很有意見因為陳慧君一直深情款款地看他但蘇顯達只自顧自地拉琴我就不太清楚這是不是配合曲意的安排了。



 
第三首是今天的賣點之一交響樂團加持的布袋戲"哪吒鬧東海"看節目單介紹是去年首演有幸今天還有機會一窺堂奧近二十分鐘的演出幾無冷場不過坐第三排看右側的戲台有點吃力脖子挺酸的。戲台不大我猜十排以後應該就看不清楚了市國很貼心地在管風琴前面搭了布幕作實況轉播可惜我坐太前面被潘努拉給擋住了是這齣豪華版布袋戲美中不足的地方。

故事大家都很熟就不多說了。交響樂團的厚度和上少數中國特色樂器是挺討好的組合近代作品像是黃河穆桂英掛帥等等都是。這首曲子採用不少鑼鼓點, 我想應該不是台北愛樂演的可是看不到後排不確定是不是市國支援演出。我很好奇潘努拉怎麼讀譜看起來動作提點並不明顯不曉得會不會是他在配合鑼鼓點演出?

下半場第一首是柴可夫斯基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幻想序曲>這首曲子也選得很妙, 跟上半場的<仲夏夜之夢>一樣和莎士比亞有關係而且和上半場的<牡丹亭之寫真、拾畫>同台訴說中西愛情故事。蘇顯達在演完牡丹亭後就回到樂團坐在首席的位置果然是大師級音樂家氣貫全場。看著他在我五公尺前演奏視覺加聽覺的雙重衝擊少有的震撼已經在認真考慮甚麼時候再來聽聽台北愛樂的專場音樂會。


 
短暫換場後由市國演出趙季平的<古槐尋根>,換回熟悉的音色,轉換一下心情。趙季平的旋律是無庸置疑的,這首曲子選得也很妙,前半段的慢板側重弦樂的線條,各部胡琴輪流奏出主題,很容易和台北愛樂的弦樂作一比較,不是比高低,而是比較音色與音樂的表達。今天在場的應該古典樂迷與國樂迷都有,甚至兩棲樂迷應該也不在少數,我很好奇不常接觸國樂的古典樂友聽到<古槐尋根>是甚麼反應?國樂粉絲們聽台北愛樂的音色有甚麼感想?雖然身邊隨時都有這兩種音樂,但要在音樂廳中聽現場演出,而且有這種機會可以馬上切換欣賞的機會並不多,更何況稍後還有聯合演出同一首曲子。

接著是<東海漁歌>稍微老派一點的名曲熱鬧取向可能是想給不常聽國樂的朋友兩種不同的國樂風格可惜稍微混亂了一點我想應該是指揮與樂團的合作默契還不夠指揮需要多一點時間瞭解曲子和樂團。

一般客席指揮若要在短時間內排練就能夠發揮自己的風格通常是選樂團與指揮都很熟悉的曲子排練過程只要表達自己的理念微調強弱、轉折與速度的處理大概就可以有一定的效果像今天這種情況我覺得要期望聽到大師的風格或是期望聽到不一樣的詮釋可能有點困難這點在最後壓軸的<嘎達梅林>中更是明顯。

說起<嘎達梅林>就想到以前在BBS上與大家討論版本比較挺懷念那段單純的日子與版上許多未曾謀面的朋友逝去的青春啊 ~~~

今天演出的版本是作曲家辛滬光在2000年特別由交響樂團版本改編成的中西雙樂團版本辛女士於三年前過世今天得以再次聆聽<嘎達梅林>感觸頗多先對辛女士獻上誠摯的敬意。

因為坐在前排看不到整個樂團的配置僅能聽音辨位嗩吶應該不在編制中描寫戰爭的場景由銅管挑大樑,這本來就是明亮厚重銅管的長項這種安排並無不妥只是更想知道"混音"的效果。帶中國特色的擊樂也沒有出現挺可惜的倒是這首曲子的弦樂出乎意料外地可以清楚地聽到兩種不同的音色十分特別的經驗要記上一筆。彈撥聲部還在但是很弱勢這也是無奈就算在國樂團中也是一樣

引子由輕柔的弦樂開始帶出雙簧管演奏的嘎達梅林主
一開始的弱音卡了一下沒吹出來樂團的節奏也沒搭上讓我隱隱有點不安。感覺得出來潘努拉想做點不一樣的詮釋與張力有不少速度上的變化慢板相當的慢可惜張力必須要靠樂團的意志力來支撐但在這點上兩個樂團顯然沒有達成共識。雖然這首曲子的原始版本是交響樂團但在台灣中西樂是比較涇渭分明的台北愛樂的團員們可能對這首曲子比較陌生但是市國團員心中顯然是有自己熟悉的速度這時客席指揮的缺點就顯現出來了尤其是這種難得的樂團組合我猜練習的時間是不夠的指揮的意志力如果無法形成樂團的共識在慢板會渙散在快板會失散。

進入尾聲後本來由中提琴聲部奏出嘎達梅林主題這個版本改為馬頭琴獨奏從音色上很容易帶入蒙古草原意象雖然和我印象中的馬頭琴演奏技法不太一樣但意思到了不錯的安排 (年代久遠忘了以前市國、港中、中央的演出是怎麼處理這段的)

罕見的多次謝幕後並沒有安可曲的演出不知道是潘努拉累了還是不滿意今晚的演出效果。後來在場外聽到樂界大佬透露是因為超過十點半會被國家音樂廳罰錢這個原因是很令我傻眼市國與國家音樂廳都是公家機關左手交給右手這到底有甚麼顧慮? 百思不解。

總的來說,這場奇特的演出經驗應該讓潘努拉印象深刻或許標題應該從潘努拉的東方"奇緣"改成東方"探險"更適合一點。我是堅決支持這種文化交流或是文化衝擊這種刺激才能激發出我們這個時代的代表性音樂。潘努拉還會參與市國的指揮大賽評審希望他可以把他的經驗與理念傳達給東方的年輕指揮們。

下午才剛聽黃安源提到音樂家應該要能瞭解自己的優點,多加以發揮,這點我是深有同感。中西樂團的優點是甚麼?中西樂器的特色是甚麼?芬蘭來的指揮大師想表達的內涵是甚麼?想清楚後,怎麼樣的配套才能發揮這些優點?曲目的選擇,足夠的磨合時間都是值得再想一想的。

每次看到精彩的曲目,出名的演奏家,馳名中外的指揮大師要客席指揮,或是碰上難得的組合,總是忍不住掏錢買票。雖然踩到地雷的機會挺大的,但偶爾總是會有令人驚豔的發現,像是閻惠昌第一次指輝實驗國樂團,湯良德指揮實驗國樂團加上藝專國樂團,都是我多年之後仍念念不忘反覆提起的精采音樂會。更別說許多曲子首演之後就束之高閣,聽音樂會幾乎就是在見證中國音樂的歷史發展。

你永遠不知道今天是會撿到寶還是踩到地雷,這就是音樂會迷人的地方,所以,我還是會樂此不疲地繼續聽音樂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